科学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科学研究 > 科研项目 > 中国都市经济研究报告2008

中国都市经济研究报告2008

发布时间:2017/03/01 科研项目 浏览次数:35

结构高度化、经济效率化与经济持续增长—中国改革开放30年经验和启示

中国作为一个处于工业化进程中的国家,其经济增长的本质特征就是工业化的深入。工业化的基本内涵就是指产业结构的变化及其伴随而来的经济效率提升。这其中包含两个方面的含义:一是各产业之间的比例关系的转变,主要是工业部门的产值份额迅速提高,这是量的层面的变化;二是经济效率的提升,即所有产业部门的劳动生产率和全要素生产率的全面提升,这是质的层面的变化。只有量和质两个层面的同步推进,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发展。
如果用“产业结构高度”来衡量经济发展这两个层面的变化,它应该既是各产业的份额和比例关系的一种度量,同时也是各产业的经济效率的衡量。若仅仅是一种份额和比例关系的度量,则有可能在一定时期发生“虚高度”,即通过有悖经济成长逻辑的方式超越经济发展的客观约束,以严重损害资源配置效率为代价,提升所谓产业结构高度(虚高度)。因此产业结构高度的度量本质上必须归结为劳动生产率的衡量。只有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劳动生产率较高的产业所占的份额较大,才能表明这个国家或地区的产业结构高度提升的真实性。
产业结构的转变方式可以分为市场导向和政府导向两种基本类型,对于落后的发展中国家而言,实现产业结构升级的体制关键在于:在推进市场化的同时,把产业结构变迁统一于市场导向和政府导向的有机结合中。对于由传统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型的我国而言,产业结构高度的推进,关键在于如何在深入改革和完善竞争性市场机制的基础上,使政府的宏观调控有效地通过市场机制来实现其产业结构发展目标。也就是说,只有市场机制和政府宏观调控的有机结合,才能使得产业结构既产生量的变化,也产生质的变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发展。

从投入产出分析看我国产业结构高度化进程

产业结构的演变,特别是产业结构高度的提升,是一国经济发展取得实质性进展的重要体现。产业结构高度化是这样一个过程:原有要素和资源从劳动生产率较低的产业部门向劳动生产率较高的产业部门转移,新增的要素和资源也被配置到劳动生产率较高的产业部门,导致劳动生产率较高的产业部门的份额不断上升,使得不同产业部门的劳动生产率共同提高。因此,产业结构高度化实际上包含了两个内涵:一是比例关系的演进;二是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前者是产业结构高度化的量的内涵,后者才是产业结构高度化的质的内涵。只有当产业结构的演进能使得各个产业的劳动生产率都提高至更高的水平时,这样的产业结构演进才是有意义的,也就是所谓“结构效益”的提升,否则,我们只能将这样的产业结构演进称为产业结构倒退或者说是“虚高度”。
本文着力于从投入产出的角度来分析1978年至2007年支撑我国产业结构高度化进程的产业变迁规律和演化路径。

北京市产业结构变迁对经济增长贡献的实证研究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一直保持高速增长,其中北京的经济增长尤为迅速。和所有正在工业化的经济一样,产业结构往往沿着一个有规律的、历史一致的路径向前演进,产业结构变迁是这一高速增长过程的一个显著特征。在改革开放以来的三十年中,产业结构变迁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究竟有多大?刘伟和张辉(2008)对全国经济的实证研究表明,在改革开放以来的三十年中,1998年之前,产业结构变迁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一直比较显著,超过了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1998年之后,产业结构变迁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变得越来越不显著,逐渐让位于技术进步。这一实证结论的潜在含义是产业结构变迁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是因经济结构的不同而有所不同的,当不同产业的资源配置效率的差距较小时,产业结构变迁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可能会较少。
和全国经济相比,北京经济的产业结构变迁有四个特点:一是北京产业结构高度在全国仅次于上海,属于基本完成工业化的地区(刘伟、张辉、黄泽华,2008);二是北京市产业结构比例一直优于全国水平;三是北京市的三大产业的资源配置效率(劳动生产率或全要素生产率)的差距也较小;四是产业结构变迁主要发生于第一、二产业和第三产业之间,资源从第一、二产业向第三产业转移,而全国的产业结构变迁主要发生于第一产业和第二、三产业之间。那么,北京市产业结构变迁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和全国有什么不同呢?其结构变迁对全国欠发达地区发展又有什么启示呢?北京市的经济增长主要归功于产业结构变迁还是各个产业内的技术进步呢?北京这种独特的产业结构变迁又与北京都市圈异于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都市连绵区的经济景观有什么内在联系呢?上述问题的回答,也是本研究之所以选择北京作为比较对象的重要原因所在。
对比北京和全国的情形,并结合现有文献中有关结构效应的实证结果的争论,本文试图从理论上解释为什么会出现这些相互冲突的实证结论。我们发现,产业结构变迁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既和不同产业之间的资源配置效率的差距有关,也和资源在产业之间转移的方向和幅度有关。当不同产业之间的资源配置效率的差距越大,产业结构变迁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越大。另外,制造业(或第一产业、第三产业)内部各行业的结构变迁对制造业(或第一产业、第三产业)的产出增长的贡献并不显著,因为工业化进程中资源转移往往发生于农业和非农产业之间,较少发生于制造业(或第一产业、第三产业)内部的各行业之间。

项目组成员: 刘伟 黄桂田 张辉 蔡志洲 黄泽华 王晓霞
项目类别: 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十一五”规划研究基地项目
项目编号: 08AbJG228
项目成果:
结构高度化、经济效率化与经济持续增长—中国改革开放30年经验和启示
北京市产业结构高度与工业化进程的考察
从投入产出分析看我国产业结构高度化进程
北京市产业结构变迁对经济增长贡献的实证研究